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Hugo | 28th Jun 2013, 2:27 PM | 電影詳評, 2013 觀影紀錄 | (83 Reads)

電影首幕是Christolpher Walken飾演的大提琴手兼音樂學校教授Peter在課堂上向學生講解《貝多芬第十四弦樂四重奏,作品131》,此作品有別於大部分弦樂四重奏典型的四樂章結構,一共有七個樂章,而且樂章之間沒有停頓,也就代表演奏期間不能休息,即使在長時間演奏下四件樂器有各自不同程度的走調,也不能中途停下來調整樂器,所以四位樂手之間如何相互協調"求存"(survive)便成為了樂曲最大的挑戰。以上描述其實已經告訴了觀眾,接下來的故事仿佛就是這首樂曲的寫照。

剛踏入銀禧的弦樂四重奏因為最年老的成員Peter證實自己患上了早期柏金遜症而迫不得已計劃退休,而四重奏的紀念音樂會也即將成為Peter最後一次的演出,而其他三人的關係亦因Peter退出一事觸發而出現裂痕……

電影將故事結構和樂曲作類比,其立意和切入點是相當有意思的。四位主角的設定也隱約呼應四重奏中每個聲部的角色:第一小提琴Daniel (Mark Ivanir飾)是具個人魅力的獨奏者,引領著整個樂團;第二小提琴Robert (Philip Seymour Hoffman飾)縱然不是樂團的帶領者,卻有著豐富提升的作用,不可或缺;中提琴Juliette (Catherine Keener)與Daniel是同窗、與Robert是夫妻、與Peter是近乎父女之情的師生關係,某程度將四人連繫,猶如中音聲部擔當著高音與低音的橋梁;大提琴Peter則是其他三人的長輩,也是樂團的根基,如低音聲部支撐著樂團的聲音。

筆者本身也懂小提琴,也經常參與合奏(四重奏較少接觸,主要是管弦樂團),對於將音樂喻於故事以至於角色之中,還有描寫不同人對音樂有不同態度和感受,自是十分欣賞導演對音樂的觸覺。可惜的是,本片最後卻落得一種相當尷尬的情形,因為故事發展下去,所製造的戲劇只是很普通的melodrama(註:即透過放大人物感情以製造戲劇效果,意思接近"煽情劇"),甚至出現有點肥皂劇味道的橋段,對於一般不熟悉古典音樂的觀眾,可能因劇力不足而難以投入,感覺有點浪費作品的意念,脫不了鹿角。

而即使像筆者一樣對古典音樂有接觸,甚至懂演奏樂器的觀眾,能夠對故事當中有關音樂的描寫有所共鳴,但演員生硬的演奏動作卻讓角色的說服力打了個折扣。縱然筆者明白要讓演員再短時間內學會正確的演奏姿勢是非常困難(事實上演員們直到拿起樂器的一刻姿勢也是有板有眼的,但一動起上來演奏就破綻百出),但用鏡頭將就也是技術上能夠做到的,否則就如筆者和同行的友人一樣,經常被他們的動作給分散了注意,大大影響觀感。

雖然說本片有點高不成低不就,但也並非無可取之處。Christopher Walken與Philip Seymour Hoffman乃筆者進場原因的一半(另一半是電影以四重奏作題材),亦沒有令人失望;四重奏另外兩位成員也是好戲之人;連較為年輕,飾演Robert與Juliette女兒Alexandra的Imogen Poots也相當有水準——演員之表現算是彌補了劇力稍遜的問題。

關於音樂方面的描寫,筆者個人最喜愛的一幕是Juliette向Daniel描述他們的四重奏的過人之處,她說:"你(Daniel)以精准無比的演奏,如弄蛇般催眠誘惑著聽眾;(父親Robert)為樂曲加入了色彩、質感、節奏,提升著你(Daniel)的演奏卻永遠不會搶風頭;(母親)的聲音擁有其他人缺乏的深度……她的生存能力使她能同時為三位大師伴奏",Daniel更說道:"很多四重奏都擁有一個出色的第一小提琴,但是第二小提琴的質素才是令整個四重奏出眾過人的關鍵。"這段對話實在寫得太精彩了。


Hugo | 14th Jun 2013, 1:03 AM | 電影詳評, 2013 觀影紀錄 | (82 Reads)

筆者會形容《言葉之庭》是新海誠“回歸本色”之作。上作《追逐繁星的孩子》明顯嘗試走吉卜力宮崎駿式的奇幻故事,不管背後原因是因為想嘗試新題材還是被迫迎合大眾商業市場,但結果就是大大失去新海誠的個人風格,縱然看畫面不難找到新海誠的個人簽署,但終究只是其徒有其形,是一部相當尷尬的平庸之作。

新作《言葉之庭》筆者個人是抱有期待的,首先是因為題材返回小品,類近導演代表作《秒速5厘米》的格局;其次,從新海誠過往作品來看,他的短篇(《秒速5厘米》、《星之聲》)在節奏和鋪排上都明顯比長篇(《雲之彼端,約定的地方》、《追逐繁星的孩子》)要好,而《言葉之庭》僅45分鐘,正正是導演較擅長的篇幅。

與過往作品同樣,《言葉之庭》依然是新海誠一直都在說的"距離"。如果《星之聲》是時空造成的距離、《秒速》是心靈上的距離的話,那麼《言葉之庭》描寫的應該是年齡與輩份的距離吧。雖然男女主角在雨天的庭中相遇,同樣是逃離現實,卻有著截然不同的理由和心態:男主角秋月孝雄(聲:入野自由)因有著成為鞋匠的明確志向而無心向學;相反女主角雪野百里香(聲:花澤香菜)則是因為承受不了工作上的壓力而停滯不前,繼而逃避於庭中。整個故事,就是以兩人心態上的踫撞,再加上"雨"和象徵(人生中)邁步向前的"鞋"串聯起來。

當然事實上,新海誠作品的故事脈絡都是相當簡單的,而且描寫方面亦偏向依靠角色獨白,手法有點單一。但熟悉新海誠的觀眾都知道他的長處並非在於說故事,而是畫面上的精心雕琢。飛鳥、火車、光影等招牌鏡頭依舊能在《言葉之庭》之中找到,而本片主題之一的雨景更是描繪得極有質感,雨點打在地面和水面上的反彈和漣漪都非常細緻,故事中更將不同程度的雨勢與劇情發展相呼應,亦總算是新海誠敘事技巧方面的進步吧。

不得不讚的就是新海誠班底的動畫技術又再更進一步了。以往作品裏的人物動畫一向屬於弱項,比較粗糙,尤其在如此精細的背景對比下,人物設計和動態更顯得簡陋。這次《言葉之庭》中的人物與背景的融合有很大改善,動作和打光都自然多了。

總括而言《言葉之庭》是符合筆者期望的,雖然整體上似乎未能超越《秒速5厘米》(始終論末段的爆發力《言葉》還遠遠比不上《秒速》最後5分鐘的那段經典的蒙太奇),但依然能夠好好發揮新海誠的長處。不過亦帶出一個問題:目前新海誠的風格和手法給自己設下了相當大的限制,合適題材很窄,很容易技窮,且敘事和影像運用依然不夠純熟,畫面大多只見"畫工"而未能深化作品內容。作為動畫導演,要如何走出單純的"背景畫大師"相信是新海誠往後最大的挑戰。

幸而在《言葉之庭》亦可看到新海誠一些轉變,畢竟故事最後男女主角終於能夠彼此坦白,重拾腳步,比起以往作品總是有話不說、或者是無法傳遞而充滿遺憾的結局要正面積極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