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Hugo | 7th Oct 2013, 11:14 AM | 音樂, Musicolle HK | (7 Reads)

這是我們中秋當晚在尖沙嘴碼頭表演的其中一首歌:

Musicolle Facebook Page
Musicolle YouTube Channel


Hugo | 3rd Oct 2013, 10:43 AM | 電影詳評, 2013 觀影紀錄 | (65 Reads)

作為《District 9》導演Neil Blomkamp的最新作品,筆者對《Elysium》不能說不抱期待。但遺憾的是,本片無論是內容和手法都遠遠及不上導演前作。故事設定於未來世界,地球因為人口爆炸和嚴重污染,人類在太空建立了一個居住用的太空站Elysium。只有擁有相當財富的少部分人才能獲得Elysium的居住權,並享有那裏極高的生活質素,相反地球卻變成了一個龐大的貧民區,生活環境相當惡劣。這樣的一個以強調空間劃分貧富的政治科幻題材不算新鮮,《In Time潛逃時空》、《The Hunger Games飢餓遊戲》甚至《Upside Down逆天奇緣》也有類似的概念,只差劇本和導演能否好好發揮而已。

《District 9》厲害之處,在於故事由外星人難民和隔離政策出發,繼而對種族歧視、官僚黑幕、官商勾結、傳媒控制等社會問題作出批判和諷刺,而且拳拳到肉,精彩非常。《Elysium》從概念上似乎是想批評現代社會的貧富懸殊和資源分配不均,但實際上卻因為不少片面和粗疏的設定令本片之批判性失去基礎,難以建立說服力。

好比說Elysium的政治制度難免令人質疑究竟是如何運作,為何Jodie Foster飾演的防衛部長能有信心單靠二人之力,在電腦系統動動手腳就可以發動政變? 全片幾乎單以Matt Damon飾演的主角為代表,從身處地球的平民的角度出發看這個世界,但居住在Elysium上的一般人(非當權者)的生活究竟是怎麼樣的? 他們的特權是從何而來的? 整個社會從上而下的社會階梯又是怎樣的情況? Elysium的居民需要工作嗎? 電影裏只看到他們已經是生活無憂,那麼他們的經濟又是如何維持? 若這些問題都無法從片中看出任何線索和答案,那試問本片作出的所謂批判和諷刺又有何力度可言?

情節上,《Elysium》將解決問題的責任幾乎全放在Matt Damon身上,也未免太流於個人英雄主義了,而這位主角的背景故事也不見得有如何深刻獨特的描寫,即使是英雄也只會是個面目模糊的英雄罷了。此外,本片的大反派(導演找回《District 9》男主角Sharlto Copley出演)雖然還算突出,但劇本在後段刻意安排兩位正反主角作最後對決,對劇情發展卻沒有任何幫助,相比起《Distrcict 9》動作場面與劇情和人物性格同時推進的緊湊和精煉差了一大截。至於Jodie Foster的角色更是令人摸不著頭腦,不贅。

拍攝手法方面,《Elysium》與《District 9》同樣用了不少手搖鏡頭企圖增加實感,可是後者乃是將手搖鏡同時配合訪問和新聞片段,形成仿紀錄片的效果,而前者只剩下手搖鏡,反而容易令人覺得搖得有點過份,更有剪接淩亂之感,事倍功半。

雖然總體來說,《Elysium》從立意和故事已經較一般商業娛樂片要好,導演在塑造世界觀的風格上亦有別於其他主流科幻片,勉強算是可取之處,但亦無法掩蓋導演拍此類型片的一次大退步的事實。當年《District 9》是南非的獨立小本製作,在眾多荷里活主流科幻電影中一鳴驚人。這回《Elysium》由荷里活電影公司出資,更請到Matt Damon和Jodie Foster兩位演技不錯的影星助陣,但最後本片明顯地又一次成為荷里活公式如何浪費掉一個理應可以有發揮空間的題材的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