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Hugo | 27th Dec 2012, 1:05 PM | 音樂, 特輯 - Les Misérables 《孤星淚/悲慘世界》 | (670 Reads)

前言

要談《Les Misérables》的音樂和故事不是件容易事,她的故事和主題實在太龐大了,而且主要角色眾多,名曲數落也有十多首,逐一介紹相信會沒完沒了。幸好每個主要角色也各自有他們所謂的"主題曲",所以以下筆者會嘗試用角色作為切入點,希望不用將整個故事由頭到尾講一次的情況下,能概括這部音樂劇的精華。

(註:本文所引用的歌曲片段為10周年演唱會版本。這個被稱作"Dream Cast"的版本是筆者首次接觸這部音樂劇,也是筆者最愛的版本。)

前文:Les Misérables - 簡介: 從文學經典到音樂劇經典


"Who am I? 24601"——Jean Valjean

他一生所經歷的艱苦、掙扎和救贖貫穿了整個故事。十九年的牢獄生涯與社會對他的歧視令他變得憤世嫉俗,充滿怨恨,甚至再次偷竊。但拯救他免再受牢獄之苦的主教對他的寬恕和感化使他愧疚懺悔,並決心捨棄過去重過新生。

Jean Valjean作為第一主角,除了戲份最多,他的獨唱曲目也是最多的。其中一首絕對能震撼人心的,是在Jean Valjean知道有一位無辜的人被誤認作逃亡中的自己而將被判監時,內心掙扎應否表露自己真正身份時的一曲《Who Am I?》。Jean Valjean所面對的不單是自己的良心和那位無辜的人,還需要背負自己所領導下,對依靠他的市民和工人的責任。這段作為Jean Valjean人生中繼遇上教主後的第二個轉捩點,在小說有長達十多頁的心理描寫,這裏只用了短短幾句歌詞就能道出整個掙扎的過程,而且字字有力,配上有如一浪接一浪的旋律和伴奏,可以稱得上是全劇其最澎湃的樂曲之一。

這位10周年演唱會飾演Jean Valjean的Colm Wilkinson絕對是筆者心目中唯一的Jean Valjean。他就是1985年《Les Mis》於倫敦首演,同時也是Broadway首演時的Jean Valjean,他粗獷而帶點滄桑的聲線與Jean Valjean可謂配合得天衣無縫。他以唱假音的技巧聞名,劇中一首《Bring Him Home》就是當年改篇英語版時三位創作人特地為他而寫的一首新歌。


"My heart is stone and still it trembles"——Javert

這位警探Javert差不多在整個故事裏都在追捕逃犯Jean Valjean。他在故事中代表著法律,而在他眼中,法律與正義是畫上等號的,犯罪即等如惡。《Stars》這首歌就很好地表達他對法理的堅持和執著。一句"And if you(指星星) fall as Lucifer fell you fall in flame",正好比喻他認為犯罪的人等同墮落地獄般需受嚴刑懲處。10周年演唱會這位來自澳洲的Javert——Philip Quast是普遍公認演唱的最好的Javert,而筆者最欣賞的就是他堅定不移的眼神。 

這二元對立分明的原則下,Jean Valjean的出現就是在挑戰他所堅守的價值觀。他們之間的對比和對峙也成為全劇最有張力的一部分。在兩位角色各自的轉捩點上,均用上了同一旋律,作了一個非常強烈的呼應。而另一首《Confrontation》則是兩種價值觀的正面衝突了。Colm Wilkinson與Philip Quast的對唱無懈可擊,每次都聽得筆者贊嘆不已。

"I had a dream my life would be"——Fantine

幾年前Susan Boyle紅遍全球的時候,筆者關心的並非她如何"村姑變鳳凰"的故事,而是她所唱的那首《I Dreamed a Dream》。《Les Mis》關於Fantine的部分雖然只佔四分一不到,但她卻是全劇最重要的女角,《I Dreamed a Dream》這首歌就是關於她的夢想如何被現實的殘酷摧毀。這個角色就是這個悲慘世界中的受害者,被情人拋棄卻要撫養女兒的她,更因為貧窮而淪為妓女謀生,她臨終前將遺孤Cosette交托給Jean Valjean,也直接影響Jean Valjean往後的心路歷程。


"Now my friends will sing no more"——Marius

Marius可以說是《Les Mis》下半部的主角,因為他是後半關於革命學生的中心人物。他原本不惜犧牲改變社會的志氣,因愛上了長大後的Cosette而有所猶豫。而這首《Empty Chairs at Empty Tables》的歌詞,就是講述最後作為失敗革命唯一生還者的他對一班朋友的內疚不已。


"And I know it's only in my mind"——Éponine

Éponine是除了Fantine之外另一主要女角色。她單戀著Marius,只是Marius卻與Cosette相愛。但即使如此,她仍然願意為Marius犧牲,她幫助Marius尋找Cosette的住處,最後更為Marius而犧牲在街壘。《On My Own》這首歌就是Éponine幫Marius送信給Cosette時所唱的。10周年演Éponine得Lea Salonga是菲律賓人,因為擔任音樂劇《Miss Saigon》的主角而成名於Broadway。她的Éponine筆者非常喜歡,有脆弱一面同時故作堅強的感覺,相當立體。


"Red, the blood of angry men"——Barricade Boys

以Marius的好友Enjolras為首的這群中產學生,在這個貧苦大眾飽受貴族和上流社會漠視和欺壓的年代,希望透過革命起義追求平等和自由。故事對他們描寫得最深刻的莫過於他們對隨時犧牲的覺悟,以及反思捨棄生命的價值何在。而他們的失敗亦不得不令人慨嘆,這場失去了這麼多條性命的戰鬥又是否徒勞無功呢?

這首《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可以說是全劇最有名的一首歌曲,激動人心的旋律,充滿革命情懷的歌詞,即使是首次接觸此劇的觀眾亦很難不留下深刻印象。


"Think you're poor? Think you're free?"——Gavroche

雖然他並不是主要角色,戲份也不多,但這個孩子王絕對不會令你忘記。這巴黎街童小Gavroche一出場就能成為焦點,儘管只有兩三句歌詞也相當深刻。(雖然音樂劇裏沒提到,但其實Gavroche是Éponine的弟弟,也就是起初收養Cosette的旅館老闆Thénardier夫婦的兒子,原著小說裏他是被拋棄在巴黎街頭的。)

"Money is the stuff we smell"——Thénardiers

Éponine的父母,Fantine也是當初將Cosette寄養在他們家中。Thénardier夫婦可以說是跟原著差別最大的角色。原著中他們的是徹底的反角,功利主義的代表。不過來到音樂劇則轉化為喜劇形式的表達,為這個相當沉重的劇帶來一點幽默和輕鬆,讓觀眾可以透透氣。初登場的一曲《Master of the House》,詼諧熱鬧的同時也反映他們市井貪財的性格。

"I know a place where no one cries"——Cosette

把Cosette放最後講是因為她是個比較特別的角色。她嚴格來說戲份佔不多,但卻擔當了串連差不多大部分角色的位置。她是Fantine的女兒;寄養在Thénardier家中;Jean Valjean接走了她並將其撫養成人;Marius也愛上了她。Cosette可以說成是這個故事裏希望和愛的象徵吧。相比起長大了的Cosette,小時候在旅館打掃的Cosette更惹人可憐吧,難怪成為這部作品的標誌。


除了獨唱歌曲,《Les Mis》的合唱歌也相當精彩。除了上面提過的《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外,最經典的非《One Day More》莫屬。這首歌交待每個角色在革命前夕的心理狀態,每個角色都先有自己的主題旋律,其後這些的旋律互相重疊交替,直至最後匯合收結。此曲單是氣勢已經叫人振奮不已,可謂全劇最人震撼的一首歌。


感想與小結

在香港,提起音樂劇大部份人可能只會想起《Phantom of the Opera》或者《Cats》,裏面的歌曲也是耳熟能詳;相反《Les Misérables》的知音人則少得多了。對筆者來講最諷刺的是,目前為止一次也未曾試過觀賞本劇的舞台版;上一次來港公演已經是1996年的事了,而筆者當年只得3歲……當過去幾年看見《Phantom》、《Cats》、《Mamma Mia!》、《Chicago》等相繼來港演出,筆者更是渴望《Les Mis》能再度來港。

若要將《Les Mis》和《Phantom》、《Cats》來作比較的話,筆者會認為後者的音樂歌曲大多都很容易上口,很快就會令人喜歡;不過論後座力的話《Les Mis》就遠勝其他作品了。除了因為她有一部充滿人文關懷,內涵和文學根基豐厚同時相當感人的原著作基礎外,《Les Mis》的音樂和歌詞亦更有值得再三回顧細味的價值,這不得不佩服Herbert Kretzmer的填詞和Claude-Michel Schönberg的作曲。

《Les Mis》的其中一個特色就是會將某幾個主題旋律變奏並重覆使用於不同歌曲,另整部劇的結構更緊密統一,亦可以在不少地方造出呼應的效果。由於《Les Mis》的歌曲基本上分兩類:由對話構成的歌用作推進劇情,和用作描寫角色心理的獨唱曲。歌詞通常都沒有很花巧的修辭,但直接的用字加上非常厲害的押韻卻另每一首歌都更震撼有力、更扣人心弦。

正因如此,筆者才會單單因為10周年演唱會就迷上《Les Mis》,而且在心目中的地位遠遠拋離其他音樂劇。現在筆者最希望的,就是Tom Hooper的電影版能夠進一步提高《Les Mis》在香港的知名度,好讓筆者等了好久的舞台版能夠再次來港,而不用等到不知何時能到倫敦旅遊才有機會一完心願。


[1] Elvina Lilley

Slaw toward buy natural testosterone boosters cluck chuckle. Mick sand buy testosterone enanthate 500mg pane double. Eight silence steroids 5 week cycle spit tot! Punt surprise buy testosterone.


[引用] | 作者 Buy Letrozole Online | 12th Apr 2016 1:28 A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