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筆者作為一個《Les Mis》迷,從本片去年底選角開始便一路跟進有關消息,望穿秋水等到年尾上映,終於能夠衝進戲院朝聖。慶幸導演Tom Hooper和一眾演員並沒有令筆者失望,在保留舞台版的精髓之餘作出了適量適當的改篇,縱有瑕疵,整體仍非常出色,把音樂劇最重要的感染力保留下來,對廣大的Fans總算有個交代。

有關這部音樂劇的資料和背景,早前已有兩篇文章作介紹,這裏便不再重覆了。《Les Misérables》原著小說數十年來多次拍成電影、電視,近年甚至連日本動畫也有涉足過,可是本作聞名的音樂劇版本則是從1985公演以來第一次搬上銀幕。小說相當之長,舞台上的《Les Mis》其實已經將原著簡化和改動了不少情節。來到音樂劇電影版,將舞台效果翻譯成銀幕上的影像絕對是一大挑戰,不論是場景、過場、以至到演員演技的運用,都有著媒介語言上的差別。

為解決這些問題,編導們作了一個非常恰當的決定,就是重返內容豐富的原著小說,補充回舞台版的空白位置和本身從小說省減了的細節。

舞台版某些過場的跳躍性較大,直接搬過銀幕的話會有劇情推進節奏的問題。例如原本Jean Valjean從Thénardier夫婦接走Cosette之後是立刻跳到十年後的,電影則補充Jean Valjean如何逃過追捕潛入巴黎的修道院尋求庇護,亦加入新曲《Suddenly》描寫Cosette作為女兒的身分進入Valjean的生活對Valjean心理的改變,另這位主角的心路歷程更深入完整。

而某些在舞台版修改了的情節,電影則將其還原至更貼近原著。如本來是Éponine幫Marius送信給Cosette,電影就按照原著改回讓小Gavroche送信。Barricade的學生敗退時亦依照原著返回餐廳的二樓作結。

同時,電影亦補回不少細節令劇理比起舞台版更合理順暢,好像序幕加上Jean Valjean抬起旗杆一段,為之後Javert看見市長力氣大得不乎尋常從而懷疑他的身份時埋下伏筆。另外Marius的外公乃取自原著,舞台版沒有出現的角色,讓Marius的家庭背景有更具體的說明。

另一處筆者認為有畫龍點晴作用的細節就是主教送給Jean Valjean的那兩支燭台。這件改變他一生的物品,在每次Valjean面對抉擇,或者需要亡命天涯的時候也會出現,直到臨終一刻。而最後一幕讓主教再次登場,配上"To love another person is to see the face of God"這句歌詞,意義和感染力更上一層樓。說起主教,讓原劇首個Jean Valjean的Colm Wilkinson將燭台交給電影版Jean Valjean的Hugh Jackman,意義是何等重大自然不言而喻了。

本劇改編難度極高,劇本長度是最大原因。原劇的初版可是長達3小時,即使多年來不斷作出微調仍然有超過2小時40分鐘。電影還要加入補充內容和新曲的情況下,歌曲的篇幅和整體節奏難免作出犧牲。不少過渡段落被簡化成為全片少數的對白、革命學生與軍隊交戰次數減少、幾首次要歌曲如《Drink With Me》、《A Little Fall of Rain》亦縮短了長度。即使最終片長仍有接近160分鐘,全片整體節奏依然有點急促。就算音樂本身有加快提升氣氛的效果,某些情節還是會有醖釀不足,"不夠喉"的感覺。

幸好本劇的感染力並沒有因節奏問題而削弱太多。《Les Misérables》是一個大時代、小人物的故事。在長度限制之下,電影版必須出取捨:描寫大時代的篇幅較少,除了原劇本身作描寫社會大環境的歌曲外,其餘則主要交給場景服裝等細節;影像上還是重點聚焦於小人物在動蕩時代中的掙扎。

導演Tom Hooper在拍攝上做出了一個非常大膽的決定,就是大量採用close-up特寫補捉演員演唱時的感情表達。雖然有人詬病後段會出現一定的審美疲勞,但將演員和觀眾的距離拉近至這般程度的確能夠將氣氛和情緒推高。演員在近距離鏡頭下的演繹能夠加入更多細節和層次,這些都是舞台上無法做到的事。

演唱方面這次電影版最大的特點就是現場收音,每位演員在鏡頭前都是即場演唱,而非用拍歌舞片一貫的做法:預先錄好音,然後在拍攝時像拍MV那樣對嘴。現場收音帶來的就是歌舞電影一向欠缺的實感,演員亦可以根據實際的場景和情緒,在音樂的拍子速度作出即時的變動和調整作配合,得出來的是直接、富質感兼極具感染力的演出。唯一的缺點就是損失了錄音室的音響質素,某些時候歌聲與後期加上的管弦配樂亦稍有不平衡的情況。(有關現場錄音的實際運作可以參考之前的Extended First Look預告片)

單是以上可以想象本片對演員的要求,無論演技還是唱功均是非常之高。加主要角色數量之多,筆者對於本片能夠集合這麼多有一定歌唱技巧的電影演員,亦感到相當難得。

Hugh Jackman對於大部分觀眾還是X-Men裏的狼人Wolverine,但這位澳洲演員其實是舞台音樂劇出身的,2009年擔任奧斯卡頒獎禮主持時還大曬歌舞。他的形象雖然與Jean Valjean有點距離,不過他的確是云云影星當中的不二之選。觀眾亦不難看出他對此角色下了不少苦功。序幕的《Valjean's Soliloquy》還有《Who Am I》都演繹得很好,亦有自己的特色,唯獨因為音域不夠高和假音技巧不足,用真音唱《Bring Him Home》顯得吃力,大大打了個折,不過整體上演技唱工都屬上品。為Hugh Jackman度身訂造的新曲《Suddenly》很抒情,相當適合他的聲線,Herbert Kretzmer的填詞亦寶刀未老,雖然歌曲先天上輸了氣勢,難以突出,但也是適得其所。

Anne Hathaway真的不得了。《I Dreamed A Dream》在電影版的位置從原劇給工頭解雇之後延後到成為妓女之後,讓Fantine這個角色在更絕望谷底的情形下唱出這首歌。在Anne Hathaway現場演繹下,配上接近5分鐘特寫一鏡直落,從爆發力和震撼力的角度來看甚至超越舞台版本。Anne Hathaway的Fantine相信是這部音樂劇27年歷史中其中一個最重要的Fantine,來年各大頒獎禮上,包括奧斯卡,最佳女配角此一獎項絕對是走不掉的了。

相反Russell Crowe演Javert情況就尷尬得多。雖然他的嗓音質素不錯,但以前只唱過搖滾樂隊的他的歌唱技巧即使受訓過後仍不足以支撐像《Les Mis》般的音樂劇,聽得出他不時感到力有不逮。在其他演員的對比下,Russell Crowe的唱腔更顯得不協調,同時讓他的歌聲與演技分離。其實他對Javert這個頗複雜的角色的演繹還是相當不錯的,就是唱歌方面落差太大了。《Stars》與《Javert's Suiside》也只是僅僅及格,只有《Confrontation》與Hugh Jackman的對唱時比較有力,配合畫面總算做到張力出來。

Eddie Redmayne的Marius對筆者是一大驚喜,雖然外貌平平,但是演技出眾。他把Marius高雅卻帶點稚氣的氣質把握得很好,經歷失去朋友後的罪咎感和成熟亦發揮得很到位。他的聲線意外地扎實且具厚度,把《Empty Chairs At Empty Tables》唱得很有質感。單薄的聲音是絕對唱不出這首歌的沉重。

Samantha Barks在倫敦West End舞台和25周年演唱會上都演過Éponine,首次參與電影演出的她亦表現出色,演技經得起特寫鏡頭的放大,沒有因為舞台演技底子而顯得誇張。《On My Own》和《A Little Fall Of Rain》筆者甚至覺得比25周年唱得更有感覺。

Amanda Seyfried很稱職,即使是原劇中長大後的Cosette也很有花瓶的感覺,除了她唱的歌音都很高外也不太需要很豐富的演繹。Amanda Seyfried無論從外觀和聲線都很符合這個溫室下大小姐的形象。參演過《Mamma Mia!》電影的她唱功上亦足以過關。

至於"波叔"Sacha Baron Cohen與Helena Bonham Carter,就很成功擔起了這個充滿悲劇色彩的故事裏唯一的喜劇調劑。他們都將自己的個人特色帶進了Thénardiers,效果相當討好。

Aaron Tveit的Enjolras唱功和演繹都令人滿意,只是很難說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可能是少了點領袖的樣子吧。

兩位小演員都曾在舞台上演過相同的角色。Isabelle Allen相當可愛,是個天真可憐不呆滯的小Cosette,而且難得樣貌亦有幾分像本劇的小Cosette標誌。Daniel Huttlestone的小Gavroche很搶眼,做到街童野孩那種孩子王的氣質之餘不會過分成熟,依然還有小孩的天真。

綜合以上,筆者覺得《Les Misérables》的電影版是瑕不掩瑜的。Tom Hooper不但成功將原本質素已經非常高的音樂劇的基本結構完整地放到銀幕上,還能夠按原著小說對劇本作出適當的修改,同時抽出更多的細節。拍攝和技術上亦做出了不少大膽和創新的嘗試,令這個電影版的內容真的非常豐富。雖然可能會有人覺得豐富過頭,會有令人難以消化的感覺,但亦使這個作品更有回顧細味的價值。故事本身對人文的關懷,對社會上流漠視貧苦的批判和對革命精神的描寫都很值得觀眾反思,但更重要的還是對人性最基本的感情描寫,以及對愛的歌頌,才能讓《Les Misérables》充滿著撼動人心的感染力。電影版的處理相當出色,能夠把原劇的感動保留,甚至加強豐富。

若是有人嫌這個寫於19世紀的故事老套過時的話,容許筆者引用一下大文豪Victor Hugo寫於本作原著的序文作結——

  • "只要因法律和習俗所造成的社會壓迫還存在一天,在文明鼎盛時期人為地把人間變成地獄並且使人類與生俱來的幸運遭受不可避免的災禍;只要本世紀的三個問題——貧窮使男子潦倒,飢餓使婦女墮落,黑暗使兒童羸弱——還得不到解決;只要在某些地區還可能發生社會的毒害,換句話說同時也是從更廣的意義來說,只要這世界上還有愚昧和困苦,那末,和本書同一性質的作品都不會是無用的。"

P.S. 筆者實在對於原劇太過熟悉了,熟到可以九成以上時間不看字幕,還能找到那句歌詞跟原劇不同。這個評論完全是從一個《Les Mis》樂迷出發(諷刺地筆者一直沒有機會欣賞舞台版,故不稱自己做劇迷了),筆者希望能多了解初次接觸的觀眾的看法,歡迎在此交流。

本站相關文章:
Les Misérables - 簡介: 從文學經典到音樂劇經典
Les Misérables - 感想: 角色與歌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