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Hugo | 2nd Jan 2014, 7:12 PM | 電影詳評, 2013 觀影紀錄 | (34 Reads)

坊間有說《風起了》是一反宮崎駿以往充滿奇幻色彩風格的作品,全片毫無高潮可言,甚至認為本片相當沉悶冗長;但從另一個角度看,《風起了》也許才是宮崎駿抹下所有糖衣後,真正能夠代表自己的本色之作,亦是他整個動畫生涯之中其中一部最重要的作品。

回顧宮崎駿過去的作品:《風之谷》、《天空之城》、《魔女宅急便》、《飛天紅豬俠》、《哈爾移動城堡》等——宮崎駿由早期一直到後期的作品中,「飛行」這個元素經常出現,其中對描繪飛行機械的細緻程度,不難感受到宮崎駿對飛機的熟悉,還有對飛行的熱愛。

《風起了》的主角堀越二郎的故事,除了取自現實中的同名飛機設計師外,同時也來自也是生於同一年代的一位小說作家堀辰雄(宮崎駿於片末向這兩人致敬)。堀辰雄與青年時經歷關東大地震,而他的第一任未婚妻因患肺結核去世,所以他所著的小說《風立ちぬ》也是以他和未婚妻在療養期間的生活點滴作藍本創作。堀辰雄的另一本少說《菜穗子》亦是《風起了》女主角名字的由來。

不同於過往大部分作品都是發生於架空世界,《風起了》描寫了一段真正的歷史,即1923年關東大地震後日本經濟蕭條到二戰爆發之前。當二郎正在設計飛機的同時,我們可以看到當時日本的社會景氣並不太樂觀,從銀行擠提,以致到二郎的好友兼同事提到,政府即使在經濟不景下依然積極擴展軍事技術,意圖向西方列強和中國發動戰爭(那個裝著為新型飛機研發的鋁合金的包裹,裏面有寫著「上海事變」標題的報紙)。說《風起了》沉悶其實無可厚非,因為堀越二郎正正是身處於一個鬱悶、不安與動蕩的年代。

除了不安,《風起了》還是一個充滿矛盾的故事——二郎的飛機夢,既是夢想與現實的矛盾,也是工作與家庭的矛盾。就如片中卡普羅尼(Caproni)所說「這是一個給詛咒的夢」,飛機是二郎窮一生追逐的夢想,即使因為近視而不能成為飛行員,也想要親自設計一架美麗的飛機,奈何生於亂世,在歷史巨輪的迫使下,他的夢想只能成為一去不返的殺人機器。面對夢想與現實,他無法放棄夢想,但箇中無奈和複雜的心情,身為一位反戰的飛機迷的宮崎駿其實也是身同感受,也是他的自我告白。

二郎與菜穗子的一段因風而起,隨風而去的愛情,相信最令大部份人爭議的就是讓菜穗子放棄療養並二人一起生活,但又因為二郎忙於工作,並沒有太多時閒好好陪伴菜穗子。這其實也是宮崎駿自己的寫照,宮崎駿是一個有名的工作狂,在他事業剛起步的時候,因為工作太忙的關係,連當時正在讀小學的兒子宮崎吾朗也極少見到父親,取而代之就只有父親製作的動畫。因為工作和夢想,二郎亦同樣犧牲了與家人相處的時間,相信也是宮崎駿的自我投射。

是以二郎與卡普洛尼在夢中的交流,其實也可以看成宮崎駿的自問自答,對自己夢想,以及追夢所付出的代價的一次思辨和總結。筆者不認同本片有意淡化歷史或美化戰爭的罪行,只不過他用一個比較冷靜和內斂的方法呈現當時的社會環境而已。況且,最後那些飛機的殘骸,還有先後分別從卡斯特魯普(療養期間認識的那位德國人)還有二郎口中說出「日本會毀滅」,都很明顯看到宮崎駿對二戰的態度。

《風起了》是關於夢想的美麗,以及對工匠精神的致敬(宮崎駿對手繪動畫的堅持,也是貫徹他對「匠」的重視和推崇),但同時充滿著現實的殘酷,對歷史的慨嘆和無奈,甚至是對現今日本軍國勢力隱約重燃的警示,絕對是宮崎駿最沉重的作品。「風起了,然後努力活下去。」只有生存,二郎才能追逐他的夢想,而生存,也是他付出代價後唯一剩下的東西。

當然宮崎駿比故事中的二郎幸福多了——宮崎駿的黃金時期何止十年,而且至少他的動畫並不是用來奪取生命的工具。